文豪野犬小说文章

【文豪野犬/双黑】温柔与厌弃

分享到:
发表日期:2016-10-19
 一群人到港区黑帮旗下其中一个合作的酒店。


   「偶尔也必须来点放纵玩乐呢。」勾起了笑容,黑帮首领如是说。


  「开轰趴啦!」接着马上有人高喊,然后场面立即混乱热闹了起来。各种颜色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所有人都用力投注到少有的欢乐之中。


  「派对就该——这样才对嘛!」红发少年——立原道造「啵」的数声打开许多香槟、啤酒,混合着各色酒水任意泼洒,另一手还勾着正在用拉炮弄的漫天彩带、纸屑的银,一边哈哈大笑,丝毫没注意到芥川往他这边多看了好几眼的视线。


    喝了酒的港区黑帮成员就有如孩童般的肆意欢笑,各种平时冷静收敛的模样不复存在,只剩下嬉戏打闹、尽情载歌载舞。


    「林太郎,这样好吗?」爱丽丝一边啜饮着果汁,眨了眨大眼睛,「要是这时候有人来了可是会『咻』的打垮我们哦。」


  「哎呀,别担心、别担心,我可爱的爱丽丝。」森鸥外笑着眯起了眼,「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港区黑帮嘛,开个庆功宴就被击垮也太不像话了。而且,你不觉得有趣吗?」


  「只要林太郎说这种话的时候别用恶心的表情看我就好。」


  「爱丽丝竟然觉得我恶心……!我的心,变成一地的碎片了……」


  「那正好。」


  「爱丽丝啊啊!」


  吧台边,橘发如焰的他压了压帽沿,罕见的兴致低落,懒洋洋地靠在台边,静静凝视着一室欢笑。


  此刻的他竟提不起一丝玩乐之心……换做平时的他,可是很能融入这种气氛的。


  也许是被一旁的喧哗吵嚷给晕染,他觉得脑袋有些昏沉,不自觉想起……难以令人忘怀的温度、交扣的双手,以及……


 


  「你嘴唇怎么了吗?」


身着华美和服,金红发的女人扮演着嘴,露出似笑非笑的暧昧神情,向他走了过来。


  被女人一点,他才发现自己下意识抚着唇。


  「……红叶大姐。」他有些复杂的喊道,默默放下手。


  「这样真不像你呢,难得你会有忧郁症发作的表情。」说罢红叶吃吃的笑了。随即神色一敛,美眸一转,用看透人心的眼神直直穿过他,「呐,你这样真的可以吗?」


「嗯?」他察觉心跳漏跳一拍,像被逮到的小偷,「你指什么?」


  红叶盯着他,盯了好一阵,才渐转出平时的笑容,轻巧一句「没什么事」带过。


  「那么,忧郁小生,来陪我喝一杯吧。」红叶朝酒保摆手命他准备,稍带一会过后,他们面前便出现两杯色泽深沉饱满、又微带透明感的紫红色酒液。


  他似乎听到红叶低低啧了一声,叨念为何不是什么什么酒之类的,立刻接着问,「我让他换掉吧?」


  「不必了,」红叶浅浅笑,优雅的端起酒杯,「我和中也喝一样的就行了。」


  他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迳自拿起酒杯端详其中液体,却是未曾沾唇。


  正当红叶以为他大概最近养成了品酒先品其色的习惯时,突然他放下酒杯,眼神有些飘忽。


  「中也,不一起喝吗?」红叶有些讶异的问。


  「啊啊,当然要喝。」他再度拿起杯子,凑到唇边轻轻嗅了下,然后便是一口接着一口的灌。


红叶瞥了他一眼,虽然神情没有变化,不过眉头却忍不住的轻轻往上挑了下。


灌完之后,他的脸颊开始泛起薄红,讲起话也变得断断续续,身子左摇右晃,看起来随时倒下来都不奇怪。他突然「砰」地放下杯子,然后直接转身。


红叶不客气的挑起了眉,上前往他肩膀按下,「等等中也,你要去哪?」


  「我……现在,是不是……醉……了?」他按着额测,觉得视线有点差,手脚使不太上力。


  「…… 嗯。你醉了。」不知为何,红叶的表情开始变得复杂,掺杂了很多不知名的情绪。


  「头有点痛……」他不稳地走了几步,几乎要跌倒,红叶连忙搀扶着他。「我……先回去休息了。」


  「我让人送你回去吧?」红叶一脸担忧,看了看吵吵闹闹没注意到这一侧的人们,准备叫人时被他伸手拦下。


  「不用了,我可以的。」他硬是露出笑容,红叶不放心之下仍是拨出了电话,不知是打给谁。


之后红叶扶着他,花了很久才好不容易来到大门口。


一出门口,便有人对着他们挥手。


  「哟,没想到红叶大姐还会找我,真感动~啊啊当然,没有小矮子就太~好了。」


   他乍听见那声音,还有些失神的以为是恶梦。


  直到红叶把他的重量转给那个人支撑时,他都还维持着有些不敢置信的状态。


  「大姐这次要我帮的忙可欠大了呢。」太宰满面笑容地对着红叶喊着。


  「帮你寻找意欲自杀的女性。」


  「成交。」太宰用力比出拇指。


  太宰朝另一边挥了挥手,就在酒店的对面,一辆银色厢型车缓缓开过来,红叶便问,「你的车?」


  「没有,是朋友的,稍微请求了下,他就心甘情愿地借我车还充当司机了,真是个好人啊唉。」


  除了太宰的另外两人对于他所说的「请求」,只是一迳的沉默,然后沉默。


  车子稳妥地停在他们面前,太宰打开后座车门,直接把他丢进去,然后「唰」的一声关上车门,接着转向红叶。


  「你说你明明给他果汁,但他不仅完全没察觉,反而还醉了。」太宰一脸严肃地看向红叶,后者颔首肯定。


  「我刚刚趁机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大姐,他没醉,他是病了。」


  「咦?」红叶一脸意外。


  「体温很高,这样下去不行。我载他去医院。」太宰转身,红叶赶紧接着问,「之后呢?你送他回来吗?」


  「之后……」太宰露出意义不明的笑容。「之后再说吧。」


 


 


    时间是半夜两点,地点是医院返家的路上。


  「我一定是疯了……」国木田木然的握着方向盘,木然的反覆一样的字眼,「疯了疯了……我一定是疯了……」


  由于必须充当临时交通工具,所以太宰在医院陪名为中原中也的男人多久,他就跟着在医院待了多久。


  在上车后没多久,中也的意识逐渐转为模糊,不断地发出难受的呻吟和呓语。到医院后医生给中也打了点滴,睡了一觉,身上散发的高热逐渐褪去,医生看他烧退的差不多了,就让他回家休养,于是太宰带着神智不清的他再度上了国木田的车。


  此刻的中也靠着旁边的人的肩膀沉沉睡去,看起来显得比平时更加娇小。


  那人小心翼翼地让中也斜躺下来,枕在自己腿上,然后在不惊扰他的情况下褪去大衣,轻柔的覆在他身上。


  「为什么每次我的计画都会被你打乱!为什么!」前座的国木田开始发起牢骚,抓狂的大吼大叫,认为太宰一定又一派轻松的迎上他狰狞的表情,却在后照镜上看到异常沉默的太宰,不由得跟着安静下来。


  就如同他没想到太宰叫他帮的忙竟是帮黑帮的人,他没想到……那个太宰竟会用这种眼神看一个人。


  不发一语,眼底却流露无限柔情。太宰专注凝视着橘发男人的睡颜,最终仍是闭上了眼。


  「国木田,送我回家。」


  国木田没有说他已经在开往太宰家的路上,也没有对他的异常反应多说一句,更没有问那个黑帮的人要怎么处理。


  什么都不说,或许是他现在能给朋友的,最好的体贴。


 


 


  中原中也醒了过来。


  「这……是哪?」喉咙一阵久未开口的乾渴,海蓝色的眼睛充满茫然,眨了又眨。


  「我家。」


  嗓音低沉悦耳,犹若在耳旁轻喃般的温柔,微热的吐息轻轻搔过中也的颈子。中也立刻迅如疾风的转过头,动作之大彷佛要击碎枕头……他这才注意到自己是躺在某人的床上,蓝眼里盈满了不敢置信。


  那人就躺在他身侧,勾起了魅人的笑容,充满兴致的支着下颔看着他。


  「你怎么……」声音轻飘宛若一掐即碎,下一秒,中也直接往那人扑过去。


 


  然后他的拳头就被枕头接下。


 


  「你怎么还没死成啊!混蛋太宰。」中也咬牙想收回拳头,但却被太宰紧紧箝制住手腕。


  中也一愣,发力要抽回手腕,竟敌不过太宰的手劲。却见那人轻笑,充满自信的脸让他更想揍下去,「中也,你现在是赢不了我的。」


  论起力气,中也有绝对的信心不会输给太宰,但此刻他已使了近八成力,仍然挣不开太宰。


  「你对我做了什么?」


  基于上述理由,中也认为一定是眼前这个笑的轻挑、眼神却十分深沉的男人干的好事。


  「欸、我这次可什么也没做喔,中也。」露出无辜的表情,太宰眨了下单眼,「疑心病太重会长不高唷。」


  「那么,我们为什么又在同一张床上?」中也的青筋隐隐浮起。


  「啊,至于这部分,我真是佛心来着的。中也要好好感谢我啊。」


  「为什么我必须对和一只青花鱼同床共枕感到感激啊!」


  「啊啊,我也没有和臭蛞蝓一起睡的兴趣,更别说中也是男人了。不过呢,因为我家只有一张床,在加上昨天中也的样子实在有~够凄惨的,才好心让中也躺在床上。」


  「昨天?」中也又试着甩了两下手,但太宰完全没有放掉的意思。「昨天发生了什么?」


  「欸~中也忘光了吗?啊啊,真不愧是中也,连那种事都忘记了。」太宰故作惊讶。「啊啊对了,我是不会放手的啦,想也知道放掉的话中也一定会再打我。」


  「你话给我说清楚,少装神弄鬼了。」中也眯起眼,「你又在谋划什么?这次想怎么对付我?」


  「对付?」太宰轻轻笑了声,「别用那种可怕的字眼啦。中也根本用不到对付的地步啊。」


  「哈啊……臭青花鱼还真敢说啊!」


  中也空着的手粹不及防的出拳,同时间却见太宰露出极为魅人的笑靥,「中也,你讨厌我吗?」


  拳头猛然收势,正好停在太宰不闪也不躲的脸前,中野随即露出充满鄙弃的表情,「那还用说吗,我可是恨你恨之入骨啊……嗯唔?」


  太宰单手挑起中也的下巴,嘴唇直接对着嘴唇贴上去,只见他十分认真的专注于亲吻当中。下一秒,被吓了一大跳的中也立刻把他推开,脸上的茫然与惊惶显示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喂,你……」


  ——他刚刚是说讨厌他的吧?


  还没给中也反应时间,太宰露出灿烂的笑容,兴高采烈的说道,「这是给中也的惩罚喔,因为我讨厌中也啊。」


  太宰抓着中也的手腕把本来为了揍人而压制在自己身上的中也反过来压在床上,俯身后热气都压在中也脸上,彼此的心跳声渐渐合一,褐眼宛如蛇眼般专注地紧咬着海蓝色眼眸不放。


  「所以,中也只能看着中也最讨厌的我。」


  这次他再亲下去,中也没有反抗,而是静静地回应舌尖传来的无声话语。他们抱拥着彼此,感受彼此身上令人厌恶、并且再熟悉不过的气息。


 


  「果然还是,最恨你了。」


  中原中也语气狠戾,脸上勾起了狞笑,眼神透着炽热。


  「嗯,我也是。」


太宰治如此回应,笑容可掬,眼神里有着光芒跳动。

来源:第87號阿助